乱石塔快乐小站

首页 > 情感故事 > 你能飞翔,是因为有人温柔守望 | 晚安故事

你能飞翔,是因为有人温柔守望 | 晚安故事

作者:小意达的花   编辑:付洋

图片:摄图网

来源:婚姻与家庭杂志(ID:hunyinyujiating99)


01

                   

有的姐妹,

还不如陌生人


人们常用“情同姐妹”来形容女人之间的美好感情,讽刺的是,我和徐莹这对亲姐妹的感情却一点儿也不好。
徐莹从小乖巧听话,是人见人爱的“小淑女”;而我从小淘气顽皮,是人见人躲的“假小子”。
我和男生们一起玩弹弓、掏鸟窝的时候,徐莹都已经会做几道拿手好菜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徐莹对我的伤害比“别人家的孩子”更大,因为我俩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父母可以时时刻刻拿我俩比较。
于是,在徐莹的衬托下,我越发显得离经叛道,在父母心中的地位江河日下。
因为家里不太宽裕,徐莹又大我两岁,所以,我小时候的衣服大多是徐莹穿过的旧衣服。
只有鞋子,父母大概觉得不耐磨,每次给徐莹买一双,也会给我买一双。这份微不足道的“平等待遇”,多多少少抚平了一些我心中的不满。
直到小学四年级运动会的前一晚,
我发现徐莹穿了一双全新的白色球鞋,而自己却没有时,我才明白,我和徐莹从父母那里分到的爱,到底是不一样的。
那天晚上,
在大家都睡着以后,我不仅用剪刀把徐莹的白球鞋剪了个稀巴烂,还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
第二天,父母将我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要求我向徐莹道歉。
倔强的我白了一眼双眼通红的徐莹,没有说出一个字。
从未对我们姐妹动过半根指头的母亲,为此第一次打了我!
那一刻,我将所有的不满和屈辱统统都记到了徐莹的头上。
在我心里,她只是徐莹,不是我的姐姐。后来的许多年,徐莹都努力地讨好我,可倔强的我坚持不给她好脸色。



我们再次走近彼此,是在我16岁那年。
情窦初开的我,喜欢上了徐莹的同桌罗明。
我不再排斥跟她一起上学放学,甚至有时候她放学晚,我还会站在教室外面等她。
冬日里,每天放学,她都从教室里急匆匆地跑出来,摘下自己的围巾和手套给我戴上,而我却在心不在焉地搜寻着人群里那个高大熟悉的身影。
我开始有意无意地向徐莹打听罗明的情况,知道他不仅人长得帅,还是货真价实的学霸。
“你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人啊。”我坐在徐莹的床上,喃喃地说道。
徐莹转过身,一脸认真地对我说:“徐瑶,我劝你,不要喜欢罗明。”
我跳下徐莹的床,大声地说:“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他?”
“我只是觉得喜欢他的女孩太多了,而且他似乎不懂得拒绝。”徐莹说。

这盆冷水,并没有浇灭我对罗明狂热的单恋,反而从某种程度上刺激了我的好胜心。于是,我给罗明写了一封情意绵绵的情书。
第二天,我拜托徐莹把情书交给罗明。徐莹犹豫了好一阵子,还是把情书放进了书包里。
没想到,这封情书落在教导主任的手里。
为了肃清早恋毒瘤,我被当作反面典型,在全校师生大会上作检讨。
父亲被老师叫到学校谈话,气得青筋暴起,回到家就给了我几个响亮的耳刮子。
当晚,我被关进小黑屋里面壁思过,不许吃饭。
深夜,徐莹偷偷给我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她期期艾艾地解释:“那封情书,不是我交给教导主任的,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罗明说他也没交……”
可长年的积怨让我认定是徐莹出卖了我,从那以后,我和她彻底决裂了。
我发誓,以后要考离家很远的大学,谈离家很远的恋爱,离徐莹、离这个家远远的。


3年以后,我如愿以偿考上了一所远在千里之外的重点大学。而在这之前,徐莹考上了本地一所师范院校。
大学4年,我极少回家,也不给父母打电话,反正他们有徐莹就够了。我再也不想像个乞丐似的向那个家讨爱,但我发誓一定要比徐莹活得更好!
时光如水,俗世的恩恩怨怨很快被蒸发殆尽。
我被保送到北京一所名校读研究生时,徐莹早已工作了。她一直没有离开家乡,大学毕业后,在亲戚的安排下,做了一名小学老师。
不久后,徐莹结婚了,我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没有出席她的婚礼。
看到结婚照上那个矮胖的男人,我颇感意外。
母亲在电话里一个劲儿地夸他工作不错,脾气好,踏实可靠,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我却忍不住在心底里暗暗不屑,徐莹像极了一个被父母操控的木偶,从小到大,从未飞出过他们的手掌心。
我绝对不要过她那样的人生。02

                   

一个渣男,

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姐妹


工作后,我在北京邂逅了罗明。
罗明向我郑重道歉,我才知道,当年,徐莹信守承诺,悄悄把情书交给了他。
那天课间,几个男生喊他打球,他随手把情书夹在课本里。
没想到,这一幕竟然被一个暗恋他的女生看到。
她找出情书交给了班主任,班主任又交给了教导主任……
得知真相后,我对徐莹有了几分愧疚,但还是没有勇气给她打电话,对她说声对不起。
一向风风火火、敢爱敢恨的我,变成了一个胆小鬼。
罗明,是我惦记了10多年的白月光,我不允许自己错过他。
命运兜兜转转,我和罗明终于相爱了,在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而幸福的时光。

每隔两个月,罗明回一趟老家探望母亲,我也曾撒娇,问他什么时候带我回去见未来婆婆,罗明总是岔开这个话题。
我觉得来日方长,便也不再追问。
同居一年后,我觉得是时候结婚了。
刚提出结婚,罗明却突然说:“瑶瑶,我们分手吧。”
听到这句话,我如同遭受五雷轰顶!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罗明告诉我,有个叫小雅的女孩一直深爱着他。
他不在家的时候,她尽心尽力地照顾着他体弱守寡的母亲。她没有高学历也没有高薪,却善解人意,是解忧花忘忧草。
在罗母心中,小雅才是她的儿媳妇。
“瑶瑶,我对不起你!我爱你,可是,小雅怀孕了,我不能对不起她和孩子……”
罗明在我面前痛哭流涕。
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这个男人无比陌生。游走在两个女人之间,他不累吗?
我什么也没说,搬出了我和罗明的住处,胸口闷得哭都哭不出来。


我坐在北京的马路牙子上,从兜里摸出手机,脑海里想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徐莹。
我拨通她的电话,喊了一声“姐”,眼泪就如决堤的洪水,倾泻而下。
第二天,徐莹就请了长假,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从老家风尘仆仆地赶到北京。没有嘲讽,没有责骂,她只是悉心地照顾我的饮食起居,陪我度过这段最难熬的时光。
晚上,我俩睡在被窝里,第一次像普通姐妹一样聊天。

我才知道,当年徐莹被选为学校运动会的主持人,所以向表姐借了一双白球鞋。球鞋被我大卸八块后,父母只得买了一双新球鞋赔给表姐。
我才知道,我当年被“批斗”后,她直到毕业都没和罗明说一句话,谁劝都不行。
我才知道,就在她高考前夕,父亲突发心脏病。本来成绩优异的徐莹决定留在父母身边,因此报考了老家的师范大学,放弃了她的诗和远方。
我很难受:“这么大的事,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徐莹侧过身,摸摸我的头,“我是姐姐,家里的事由我操心就够了。告诉你,也不过是多了一个人担心。
我不由得鼻头一酸,同样是父母辛苦养大的孩子,家里的事情全是徐莹一个人扛着,而这些年,我又为家里做过什么呢?
我拉起徐莹略微粗糙的手,说:“姐,这些年,辛苦你了……”
徐莹笑着说:
“姐跟你不一样,你从小就喜欢闯,可姐喜欢安定的生活。你喜欢闯就去闯吧,家里有我呢。”

我把头深深地埋进枕头里,眼泪浸湿了枕套。
这世上,有些人之所以能够飞翔,是因为有人在为他温柔守望。


来源:婚姻与家庭杂志:中国情感帮助全媒体平台,关注女性自我成长、亲密关系维护。温暖风趣,与你聊聊爱情婚姻那些事儿;专业理性,力邀众多心理咨询师,为你解答情感困惑;线上线下,微课沙龙情感陪护。(微信/微博/今日头条:婚姻与家庭杂志)


小婚家还为你准备了更多好文章哦,点点看↙↙↙

01.一见钟情嫁给偶像,相守34年,一生一代一双人,他们的爱情被赞“真情绝唱”

02.《三十而已》钟晓芹陈屿离婚上热搜,合租式感情太扎心

03.异地婚姻十几年,还要继续吗?醒醒吧,困住你的从来都不是婚姻…… | 爱问小婚家



【点击以下关键词查看更多内容】

亲密关系|沟通|婆媳

自我成长|安全感|渣男|前任

心理测试|出轨|男人说|离婚

亲子|家暴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我们尊重著作权所有人的合法权益,如涉及版权争议,请著作权人告知我方删除,谢谢。





投稿邮箱:1192562621@qq.com

转载及商务微信:jiaodanhong003


亲爱的小伙伴,

微信改版后还找得到我吗?

不如星标关注我,

从此小婚家,

和你天天见!


点个在看送给小婚家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