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石塔快乐小站

首页 > 八卦精 > 疫情过后,降维当网红,更难了

疫情过后,降维当网红,更难了

随着疫情加重,各行业返工时间推后。对于已经深处寒冬期的影视行业来说,今年,则是直接被按下了一个暂停键。剧组停工,一大堆明星在家待业,业内一片忧心忡忡的形势。

但福祸相依,焉知非福,疫情过后,或许能给业内生产机制的复苏产生带来一些新的变化。
有人形容,影视行业这场从前年就开始的寒冬期,如今算是正式进入冬眠状态。从生物学而言,冬眠是在极端状态下动物主动或被动采取的一种降低能耗的自我保护措施。而这个阶段,正是可以通过优化配置、存储能量的方式,实现自身的优化。

节目停录了,怎么办?  棚内录制、线上投票影视生产有望科学化?

一纸文书,《快乐大本营》、《王牌对王牌》等聚集性录制节目延期播出,央视春晚两个分会场都改为录播。
这个档口上,在一月就已经录制完成的《欢乐喜剧人第六季》,在卫视、多个视频网站同步上线,一跃居于在播综艺收视榜首。

不少节目采取了“云录制”的方式。《歌手·当打之年》在播出一期节目之后,便告知观众,将会延后录制时间,并呈现给观众以创新的节目制作方式。据媒体报道,《歌手·当打之年》或将邀请参与节目的歌手五地连线云录制,观众大众听审团改为网络定点观看投票模式,继续录制补上库存。

实际上,这并不是第一个尝鲜“云录制”的节目。《天天向上》暂停录制,主持人连麦明星艺人推出《天天云时间》创意节目;《快乐大本营》这边,团队则同样运用“云录制”思维,打造出一档分享互动生活创意秀《嘿你在干嘛呢》,邀请在播热剧主演宋茜、宋威龙等参与录制。
没有专业的摄影团队跟拍和实体互动,更像是一场朋友之间的聚谈会,连线分享生活,不失为线上录制的一次成功试水。


在国内,综艺的拍摄方式阵仗一直都很大,一录就是十多个小时,通宵到凌晨,甚至还有逆生理机制而行的过劳录制事故的发生。剧组的工作也大多是封闭式的,一拍就是好几个月,也颇受诟病。


这次的疫情,在某种程度上也可能是一次契机,将影视生产流程引入科学化管理轨道,比如抹平部分的特殊化,将定时上下班的制度引入剧组的拍摄工作,定时定量规划阶段行程。在观众这一块,对非沉浸式的综艺录制,也可以尝试采用电子化的线上准入机制,将散养形式转化为有门槛、可追踪的集中管理模式。


《2020湖南卫视元宵晚会》会场设置观众弹幕席位,新颖的互动模式颇受好评。只是,没有花哨的花字和后期效果,如何留住观众,这是值得商榷的。



相比之下,影视剧的复工拍摄就艰难得多。 

1月27日,横店影视城发布暂停拍摄活动的通知,影视城也暂停对外开放。当时正在影视城内进行录制的有20个剧组,《清落》制片人陈益韬发微博称,停工带来的损耗巨大,一纸通知的背后,是拍摄期剧组对大量人力物力停滞的处置难题。


按照目前横店影视城的指导意见,横店影视城将分成三阶段逐步复工。但想要扎进第一批复工的名单里面并非易事。虽说,此前横店影视城发布公告,对拍摄基地、摄影棚费用全免,剧组人员在横店旗下酒店的房费减半。此外,因为疫情而暂停拍摄,大都可引用“不可抗力”的条款协商解决,但对于行程安排紧密甚至于轧戏的演员,之后受制于合约和档期,可能很难和剧组寻求到一个保证拍摄质量的平衡。
但往好的方向思考,共度时艰,剧组因此停工,随时等待复命的剧组人员,却也换来了更多打磨剧本、讨论沉淀的时间。

明星降维当“网红”没那么容易

疫情期间影音娱乐项目减少,明星艺人们的动态减少。原本的“热搜包年户”榜单不能上、通稿也要少发,除了素颜应景拍摄加油视频,想要继续增加曝光度,也只能转战微博之外更加“私人化”的社交app。

但网红因为工作地点与性质原因,照常营业迎来粉丝增长的小峰值。

有李子柒、李佳琪成为“顶级流量”的红利在前,不少明星开始向网红转型。实际上,郑爽就曾表态,比起拍戏,她觉得做网红更有意思更加真实。

数据显示,跟郑爽一样不介意做网红的明星实际上并不在少数,有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自发或者合作入驻快手、抖音、小红书等平台的明星数量大幅增长。在国内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横店,开机率明显下降,演员尤其是群演没有戏拍,曲线救国的路径是网上拍段子、当网红。



但实际上,明星跨界并没有那么容易,网红流量变现这一块的壁垒也比较高了。明星自带流量,但并不等于天然带货。尴尬如李湘,曾经的主持人改微博前缀为主播,还被质疑开直播间是为了捞金。


从抖音内部的“明星爱dou榜”界面来看,最近几期占据榜首的都是邓紫棋,自2018年5月入驻抖音,其个人页面目前发布动态80个。其中,有14个是在今年1月22日之后发布,除去使用抖音当红特效之外,多数是为新作品的宣传视频。

走下神坛开始接地气,是近年来的人设趋势。短视频用户喜欢什么样的内容?明星们若要进军这一领域,可以来看看排名第一的涂磊。最新周榜上,主持人涂磊互动数接近第二名的两倍。


翻了一下涂磊的个人主页,他平时都有大量产出,而在疫情期间,则是紧跟时事,更新如何预防病毒、为前线人员加油打气一类的动态,评论里多是称赞他正能量的互动。


张雨绮说“碎钻不值钱”,只是让大家更加明白了女明星到底是女明星,林允、范冰冰在小红书做的分享,大家都心知肚明是广告。这样看来,明星和网红有各自的专业性,如何实现将流量变现的“跨界”确实有点难度。

线上看电影真的会成为趋势吗?囧妈之后又一部电影网播短视频APP开新支线?
娱乐场所暂停营业,七部春节档大电影集体撤档后,《囧妈》被买断线上免费放映的消息,以一石激起千层浪。

虽然业内人员表示,线下院线不会被网络放映取代,消费者的观影习惯也不会轻易改变。但无论是此次《囧妈》,还是2015年《消失的凶手》拟线上超前点播,都遭到线下院线联合抵制,实体院线释放的危机感一览无余。

发家于短视频的新秀们,已经不再满足于短视频一个区块,2019年,一些短视频产品已经在调整策略,开始为短视频赛道划出新的跑道。西瓜视频早在提出投入40亿打造移动原生综艺IP后,上线了四档自制综艺《头号任务》《考不好 没关系?》《大叔小馆》《三宝中游记》
抖音在2019年推出自己的竖屏微综艺,启动了微综艺、短剧和短纪录片的内容扶持,推出了“Vlog十亿流量扶持计划”。除去文娱,短视频产品还细化了音乐、教育等不同的分类,定点扶持。2019年,快手与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发起了“音乐燎原计划”,同年还发起了“教育生态合伙人计划”,今年2月1日,快手与学而思轻课、新东方、跟谁学、VIPKID、尚德教育等40余家教育企业合作,在快手APP侧边栏上线“停课不停学”专区,面向用户免费提供教育课程。
1月30号,电影《肥龙过江》的官微也发出微博,宣布电影将提档改在网络平台播出。跟《囧妈》不同的是,《肥龙过江》选择的是在主流视频网站爱奇艺、腾讯上付费播出。这一点意味着,线上放映在抢占线下放映资源的同时,其内部也存有竞争。

挤进长视频交互赛道,和优酷、爱奇艺、腾讯等一起竞争。或许,这将带来视频市场的一次优化改革。


此次春节期间,三款视频类产品挤上线上娱乐畅销榜前十,分别是长视频爱奇艺、腾讯视频和抖音短视频,其中,有不少剧集在更的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连续4日分别位居畅销榜的第四和第五位。


据极光大数据显示,此期间短视频类更是涨势强劲。抖音DAU巅峰时期达到了3.11亿的用户量,同比往年增长了93.1%;快手以1.77亿的DAU稳居第二,同比往年增长了55.8%;西瓜视频春节期间DAU则达到了4580万,同比往年增长30%。相比之下,长视频类产品的数据则略显劣势,以腾讯为例,其DAU巅峰值只有2640万,事实上,与2019年春节相比已经达到了595%的增长率,堪称爆发期。

对曾经的市场巨头们来说,新的有力竞争对手进入市场,用户们是否会改变消费模式选择新的产品,是未知的。如何做好站内的区块规划、细化功能分类,增强用户和平台的交互性、黏贴性,提升会员的体验舒适度,是提升自己竞争力、抢占市场份额的关键。

这次疫情对行业经济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但不破不立,后续的恢复过程,亦是机制进行重构、优化,增强影视行业的风险防范能力的契机。

近期资讯速览:


1、《少年的你》一骑绝尘


近日,第3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公布提名名单。电影《少年的你》以12项提名,同时,易烊千玺凭借《少年的你》获得最佳男主角、最佳新演员两项提名,周冬雨也凭借该片入围最佳女主角。



2、广电总局无偿输送180余部作品版权


2月10日,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开展广播电视节目“众志成城共同战疫”公益展播活动的通知》,启动全国广播电视节目公益展播活动。


根据活动安排,从2月底至8月,《经典咏流传》《中国诗词大会》等180余部优秀电视节目、动画片、纪录片、广播剧将无偿提供播出版权,在全国各级广播电视台广泛播出。



招商可太难了,财大气粗的赞助商都跑哪儿去了?

春节档票房不足去年5‰,情人节档全阵亡?

百姓禁足,明星乱跑?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