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石塔快乐小站

首页 > 八卦精 > 中国综艺真人秀,毁掉的岂止高以翔

中国综艺真人秀,毁掉的岂止高以翔

再见,高以翔。/ 《遇见王沥川》


这样温暖的、活生生的高以翔,在综艺节目录制现场卖力奔跑,最终也只是一个可以让流量数据变得更好看的工具罢了。

2019年的冬天真是难熬。

 

谁也没能想到,高以翔,那个温柔的大高个儿王沥川,突然就这样去世了。

 

11月27日中午11时许,新浪娱乐及浙江新闻客户端发文通告:男星高以翔在录制浙江卫视综艺节目《追我吧》过程中晕倒并紧急送医,经抢救无效死亡。

 

不论是否熟悉这位艺人,听到这个消息不免也会心下一惊。比起明星本人的知名度,人们更关切的是:为什么录制节目会有如此大的意外发生?


《追我吧》是浙江卫视的一档夜晚城市实境追跑真人秀。/@追我吧

 

早在今天凌晨两点多,已有网友曝出高以翔于1:45左右在跑步项目中晕倒。现场艺人十分焦急,黄景瑜激动大喊“医生呢”,宋祖儿吓得大哭,陈伟霆在一旁双手合十祈祷。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令人失望的救援速度。

 

有目击者称,高以翔晕倒后在坐在花坛上休息,随后休克,人在花坛上停留了起码半小时。医护人员未在15分钟内抵达,到场后做了十几分钟的心肺复苏才让高以翔恢复心跳。

 

等到病人终于送到医院时,已是凌晨2:30。爆料人称,此时高以翔的瞳孔已经“放大到边缘”。

 

有微博娱乐博主持续跟进现场消息,于五点半发微博宣布高以翔在节目中猝死,并恳请大家等待官方说法。

 

舆论开始乱作一团。等到“高以翔已逝世”的消息得到官方证实,网友早已出离愤怒。

 

正如微博博主@荞麦chen 所指出的,这不是一场单纯的事故,而是一整个混乱体系的缩影。


“一个人的自我保护是有限的。”/@荞麦chen


高以翔之死,谁负责?

 

公开资料显示,《追我吧》是一档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艺人需要跑三四条线,以“突破体能极限”为卖点。

 

虽然如今,像《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等竞技型综艺并不鲜见,但很多媒体指出,《追我吧》的强度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甚至专业运动员所能承受的水准。

 

节目组在两公里跑环节中,设置了臂力过桥、过梅花桩、爬楼梯、过轮胎阵、穿蜂巢迷宫等极其耗费体力的关卡。最后一关,竟是徒手爬上70米高的大楼,再从顶楼通过绳索滑翔到对面楼。

 

恐怕好莱坞动作大片拍摄现场也不过如此。但动作片的拍摄要求岂是所有人的身体状况都可承受的?何况这只是一个综艺。


旁人看了都害怕。

 

节目拍摄的时间也非常不合理。录制时间在半夜,连现场观众都累到不行,更不要提还在高强度运动的明星嘉宾。

 

此前,奥运拳击冠军邹市明、体操冠军李小鹏,也在节目中累到吸氧。

 

更让人后怕的是,邹市明、吴宣仪都曾跌落海洋球池里。在嘉宾无力支撑、淹没在球海里动弹不得的时候,工作人员既没有停止拍摄,也没有在第一时间伸出援手。

 

节目组对待嘉宾生命安全的态度令人不安。 /《追我吧》


曾参加《追我吧》的女星钟楚曦曾在粉丝群中透露,节目强度太高,自己录完缓了半个月,吃了三天速效救心丸,就再也不敢去了。


图片来源:@吃瓜鹅每日速报 


2018年张杰参与录制浙江卫视《王牌对王牌》时,游戏环节频频出现问题。显示头顶装置有滑轮意外砸下,紧接着又是让艺人参与危险的玻璃管吹乒乓球环节,导致张杰直接晕倒,脸砸在板凳上。

 

和导演亲自上阵体验并提前反馈给艺人的《极限挑战》、配备了专业教练指导的《星梦奇缘》等综艺节目组相比,《追我吧》节目组乃至整个浙江卫视的环节、安保设置都显得相当不走心,简直是为了夺眼球而盲目提高挑战难度。 


要知道,195cm的高以翔平日里发得最多的私人动态就是健身和打篮球,热爱极限运动,甚至还投资了一家健身房,按理说身体素质不会太差。

 

即便如此,在连续录制17个小时的节目并出现感冒迹象的时候,没有及时停下来休息,还继续熬夜、做高强度运动,换做是谁都很难扛得住。


如果没有发生意外,他本该在两天之后出现在好兄弟的婚礼上。/@网易娱乐


不可否认,在艺人身体状况欠佳的情况下,依旧要求艺人坚持节目录制,经纪公司本身也难逃责任。

 

因《我是歌手》而爆红的迪玛希,也被粉丝发现因工作量过大而日渐消瘦、演唱质量下降。曾在5天之内连飞9次长途,累到在机场睡着。甚至在刚失声打完封闭之后,又连续两天录制新歌到深夜。

 

演员叶璇也曾爆料,TVB艺人每天须工作20小时,一年拍剧200集,睡觉都只在化妆间的椅子上,一天有3小时睡眠时间已经值得庆幸。

 

由于演艺行业的特殊性,艺人即便身体抱恙也难以请假,毕竟可以被代替的就不是明星了。超负荷录制早已成为行业常态,《这就是街舞》更是因连续两天录制超过20小时而遭到嘉宾控诉。


易烊千玺带病录节目。/《这就是街舞》

 

经纪公司是否不顾艺人健康,还有待商榷;但节目组罔顾现场安全,已是板上钉钉。

 

在真相尚未水落石出的时候,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网友保持理智。

 

有媒体联系节目负责人与高以翔方工作人员,对方却只是回复:等我们,感谢。

 

与此同时,《追我吧》官博却还能“抽空”把此前发布的一条宣传微博进行重新编辑,删去了文中品牌方的露出。

 

凌晨出的事,直到中午才发布声明。眼尖的网友发现,浙江卫视的措辞似曾相识。原来,六年前释小龙助理在综艺中因意外逝世,当时浙江卫视的公告与此并无二致。

 

字里行间,尽是撇清责任的痕迹,连一句道歉都没有,不提事件发生过程,不提事故的关键节点,别说是粉丝,路人看了都难免愤怒。

 

六年过去了,蓝台的“声明没有丝毫长进。


在旁观者看来,这次的事故还有许多疑点尚未解决。

 

比如,面对自称目击者有关安保不健全不及时的说法,浙江卫视有必要正面回应,更需要警方的进一步调查证实。

 

此前,《追我吧》节目组在接受传媒内参采访时,还大夸自家的安保过硬,声称“建立了从安全管理理念、安保配置、消防器材、安全指引、安全防护以及医务保障、现场观众管理等一系列安全配套体系”。

 

只是,打脸来得似乎比想象中更快。

 

综艺节目是否为嘉宾投保,也受到了大家的关注。有业内综艺导演称,户外真人秀的类似保险最高额度应在300万左右,“内容基本覆盖了可能参与节目各种意外情况”。

 

更多情况下,因为情况特殊复杂,保险业对真人秀节目多持有顾虑。一是保险额很大,一旦产生理赔,赔偿金额会很高;其次是需要单独定制,且缺乏参考案例,流程上较为麻烦,以至于不敢轻易代理。

 

至于《追我吧》节目组是否为嘉宾投保,具体多少,尚未有相关报道透露。


《部分真人秀节目艺人投保金额》/腾讯娱乐


黄金4分钟,却无动于衷

 

节目组声明中说,高以翔是“心源性猝死”,意即心脏原因导致猝死,这一类死亡病例占猝死的70%。

 

如果要洗地,第一反应大概就是:“他自己心脏有问题吧,节目组就是倒霉。”


洗地来得太快,让人无比反感。 


高以翔经纪公司老板回应:“前阵子才做过健康检查,并没有听说他有心脏方面的疾病。”

 

事实上,过度劳累、长期熬夜、过度运动等,都是心源性猝死的诱因。在我国,每年有55万人心源性猝死,平均1分钟1条命。

 

在工作节奏快到前所未有的今天,过劳而死,是悬在每个人头顶的利剑,并非单独一个行业、一个地区的问题。

 

猝死是无法从体检报告中提前看出来的,更何况,很多人连每年一次体检都做不到。但是,我们虽无法预测,却有办法可挽救——AED(自动除颤仪)。


CPR搭配AED,能挽救很多濒临死亡的生命。/wikipedia


室颤,即“心脏因为心室的心脏电传导系统问题,造成心室无效颤动,无法输送血液,心博停止进而失去意识及脉搏。”

 

4分钟内消除室颤,就可以争取到50%的生存率,这就是“黄金4分钟”。有了AED,即使不是在医院、周围没有医生,路人也可以用它救人。

 

但显然,高以翔录制节目处,并没有AED,即使有,节目组可能也没人想到要用它救人。

 

月初,台球小将“斯诺克之星”潘正潮在跑步时猝死,年仅18岁。


博主@急诊夜鹰遗憾道:“‘在场教练立即将他送往医院’,如果是‘ 在场教练立刻开始心肺复苏,有人拿来附近的AED使用,除颤之后,他心脏复跳’就好了。”


世上没有一份工作,值得你用命去换。/梨视频

 

央视新闻报道,2015年,北京唐医生在美国成功抢救了一名游客,据唐医生回忆:“当时老太太呼吸停止,我开始做胸外按压。美国公园到处都有AED(自动除颤仪),很快就有人拿AED来……”


唐医生呼吁:“别关注我,关注AED。”/@央视新闻

 

为唐医生鼓完掌后,人们又像往常一样,很快就把他强调的AED普及给忘了。2016年,博主@急救科普人从舟山飞回北京,还被安检告知,不许携带AED上飞机。

 

安检的理由是:“你没有带医师证,就不能证明你是医生,你就不能使用这个东西。”

 

注意,AED不是医生专用,它本来就是设计给普通人急救用的,因为操作简单,被称为“傻瓜急救机”。


AED普及的初衷,就是跟死神抢时间,面对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的患者,没有那么多恰好带了医师证的医生路过。

 

博主@CY郝希纯医生曾吐槽,飞机高铁上的急救药品都是藿香正气水、黄连素之类的,连个正经的止痛药都很难找到,更别提救命神器AED了。

 

新京报报道,我国在公共场所配备AED,始于2006年,北京首都机场装了11台。到今年3月,北京市一共约150台,其中机场70台。

 

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关注过劳、猝死,如今,公共场所每十万人口拥有394台AED,在美国则是317台。


日本车站中设置的自动体外心脏除颤器,除颤器上标示有日文、英文、简体中文及韩文的使用说明。/wikipedia

 

每年心源性猝死人数居全球首位的中国,公共场所每十万人口仅有0.2台AED。

 

“北京协和医院6名大夫打羽毛球时联手救回一心脏骤停男子”“杭州女大学生机场救回突发心源性猝死患者”……每每有类似新闻,总离不开AED的身影,那些幸运儿都“刚好”倒在了有AED的地方,周围还“刚好”有知道AED的人。

 

今年十月,北京大兴机场装了40台AED,但很多旅客并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为此,有人建议将“AED”英文缩写改为中文,但在急救知识大片盲区的现下,这可能只是杯水车薪。

 

学校、企业,每年都有数不清的各种培训,但最能救命的急救这门课,偏偏没几个人上过。人们宁愿寄望于掐人中、拧大腿,也不愿意把多花点时间和耐心,去了解AED是什么。


高以翔事件刚开始发酵时,就有网友质疑,在他休克的第一时间里,浙江卫视没有对其进行有效的急救措施。

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我们不得不担心,在其他的公众场合中,我们如果不幸发生意外,能不能及时得到救助。


2017年2月15日,上海公共场所布设1000余台“救命神器AED”。/图虫创意


遇见高以翔

 

11月26日中午,高以翔吧的微博账号还更新了粉丝在宁波机场接机,送他去“上班”的视频。甚至微博配文“追我吧冲冲冲鸭!!!”,也是在为节目造势。

 

可如今这条微博下面的第一条评论成了:多希望这一刻他没有上车。

 

谁也不曾预料,这是她们见他的最后一面。

 

女生目送自己喜欢的人去录节目,高以翔也礼貌回应。他微笑着对粉丝说拜拜拜拜,然后再也回不来了。


那个无比明媚的高以翔,永远留在了影像中。

 

在粉丝滤镜中,高以翔总是这样温暖和煦的样子。在早前的采访中,新周刊记者写下了这样的记录:身高1.95米,身材健壮,一脸络腮胡,但是语调与眼神温和。

 

高以翔八九岁的时候,为了让孩子有更好的教育选择,一家人移居加拿大。


一个刚开始英语还不太好的黄皮肤小孩,想要融入当地社会,他会主动做滑稽的动作逗伙伴们笑,也会在球场上赢得大家的认可。

 

少年高以翔。

 

年轻的高以翔拿了校内冠军,接下来又是市内的冠军。但对于温哥华,他更深的印象是可以“疯狂地去大自然玩,划船、滑雪,去海边游泳,到山上骑脚踏车……”

 

至于自己温和性格的养成,他也开玩笑说和那里的“适合养老”的气候及氛围有关。


高以翔毕业于卡普兰诺大学。/@YongChoi

 

后来机缘巧合进入演艺圈,他成了小S“天天都想摸”的男神,成了徐克《女人不坏》中的“完美男人”,成了陈乔恩身边的高子乔,成了季教授……

 

他自持“男二”人设,只要出现在镜头里,就注定会为观众所爱——但如果连女主角也爱他,那这个世界便美好得太不真实了。

 

这个人设,在《遇见王沥川》中被打破。

 

王沥川是海归贵公子、高学历,但偶有呆萌时刻;是总裁,但温柔不霸道。他身上的种种细节都与真实的高以翔巧合地一致,于是,观众们在2016年遇见了“最好的王沥川”。

 

高以翔,我们再也无法move on。/《再见王沥川》


主演焦俊艳在微博上回忆片场里的他:谦虚腼腆,不爱说话,经常抿嘴笑。偶尔说句带着台湾腔的狠话,也是软糯糯的语气。拍公交车上的戏得给他找个宽敞的地儿,要不塞不下大长腿。

 

“有场回过头偷亲你的戏我笑场了,因为实在够不到你的脸……”焦俊艳说:“因为你演活了王沥川,我才相信了我是谢小秋。”

 

而谢小秋说:“沥川其实没有离开,他只是在另一个城市好好的生活。以翔同学,在另一个世界,你要继续做你的慢性子。”


再见,王沥川;再见,高以翔。 


他的采访里充斥着各种可爱的片刻:因为身高太夸张,撇开八字腿跟女演员对戏;或者是主动关心别人衣服穿没穿够;担心古装戏里搭自己的马会不会太辛苦……

 

这是高以翔在演艺圈中呈现出来的A面,而在他人生更为真实的B面里,他说“打篮球的时候自己就不太温和”;他会频频更博炫耀自己的狗有多可爱;他还有自己的服装品牌,做“游刃有余”的西服;他还和朋友在TED大会上演讲,思考一个KOL能给年轻人带来什么样的力量。


高以翔和他的爱宠“帝欧”。


这样温暖的、活生生的高以翔,在综艺节目录制现场卖力奔跑,最终也只是一个可以让流量数据变得更好看的工具罢了。

 

一档节目的诞生,是许许多多“工具”熬夜、卖命换来的,其中大多数的故事,我们并不得而知。

 

社交媒体上,大家都取了《遇见王沥川》里的梗,说面对悲剧,自己实在无法“move on”。

 

希望,当下这停留的片刻,我们也能思考下,什么时候人才能真正把人当人了。

《高以翔持续录节目17小时 晕倒前一刻喊"我不行了"》网易娱乐,2019-11-27 《综艺大战虐星如何保安全 综艺保险并非想买就能买》法制晚报,2014-11-24《真人秀保险竟也有潜规则?》腾讯娱乐《在都市CBD录制“星素”夜跑竞技真人秀,<追我吧>是如何做到的?》传媒内参,2019-11-09《不要让高以翔白白的牺牲,懒洋洋》孟大明白,2019-11-27《大兴国际机场安装40台AED 委员建议增加中文标识》新京报,201910
《杭州美女大学生机场救下一条命!多亏了学校一场期末考试》钱江晚报,201909《它是公共场所的“急救神器”!大部分人却不会用》新京报,201903《从AED不能过安检,洞悉中国的急救普及任重道远!》急救科普人,201605《艺人高以翔:加拿大一直有伟大的自然》新周刊✎作者 | 小新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推 荐 阅 读
点 击 标 题 即 可 阅 读 全 文

别黑陈凯歌了,他有一部神作还不够吗


比买到烂尾楼更倒霉的事,我真想不出来


国产游乐园,最后都沦为土味乐园

乡亲们别薅了,年轻人都怕了回家创业

()
分享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