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石塔快乐小站

首页 > 八卦精 > 不要让高以翔白白的牺牲

不要让高以翔白白的牺牲

今天早上醒来习惯性刷微博,发现热搜上沸着一个奇怪的关键词——“高以翔怎么了”。点进去看才知道,他昨晚录节目出事了。

 最早大约凌晨两点多,有零星微博爆料,说高以翔在录制浙江卫视的综艺节目《追我吧》期间晕倒。 凌晨三点半,娱乐博主@吃瓜群众CJ 跟进,说高以翔情况很严重。


两个小时之后的五点半,他再次更新,直接点了一支蜡烛,并且在评论里说人没了,但没有说明消息来源,让大家等官方说法。


今天早上七点半,cj又发出来一些现场图,以及他和在场的人的微信对话截图,根据图中显示的信息还原,高以翔1:45左右在跑步项目中晕倒,现场医护人员心脏复苏至少半小时,大约2:30左右,他被送上救护车。期间一同录节目的黄景瑜一直在大喊“医生呢”。


老实说看到热搜的第一时间,还觉得应该是误传,高以翔微博发最多的内容就是健身和打篮球,身体素质应该不错。


即便晕倒,节目现场那么多人关注着,应该能得到及时的救援,不至于真的就抢救不过来。 但九点上班以后,浙江卫视还是迟迟没有官方说法,只模糊回应了一句“等我们”,并且把热搜的热度降下来了,就渐渐感觉到不妙。
高以翔是台湾人,但是从小生活在加拿大温哥华,大学毕业以后原本是回台湾做篮球运动员,但因为身高(195)和颜值优越,做了模特,后来又通过演偶像剧转型成为演员。
他早年上康熙的时候,小S说他是很正统的帅哥。


内地观众对高以翔最熟悉的应该是他演的电视剧《遇见王沥川》,他在里面演富家子弟出身的建筑师,儒雅又深情。

 剧里他让女主忘记他时有句台词是“move on”,后来成为剧粉的一个梗,用来形容一看了王沥川就无法从高以翔的魅力中走出来。

他被偶遇也永远是笑笑的样子,为人有礼貌,还不把外表当回事,喜欢留胡子,私下有时打扮得很糙,是不矫情的健康阳光的ABC的样子,有稳定的女友,还有新闻说已经订婚,准备明年就结婚。


悬着一颗心等到11点左右,手机开始陆续收到新闻客户端推送,高以翔确认去世。


之后又过了几个小时,到十二点半,一直装死的节目组终于出了声明,然而语气官方,毫无有用的信息量,感受不到丝毫人情味,只顾着强调“第一时间救治”、“一直在他身边”。



你好歹公布一下具体几点几分几秒晕倒的,医护人员什么时间到现场,做了什么急救措施,又什么时候送医院的啊!不说是为了怕被深究吗?看了实在让人寒心。


就在昨天凌晨一点半左右,高以翔还更新了微博,庆祝自己入围电视剧大赏啊!


女友和妈妈正紧急赶往录制地见他最后一面。



最揪心的细节是妈妈因为手续问题还不能第一时间出发,难以想象这样毫无征兆的消息对老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


《追我吧》这个节目已经播出了三期,节目设置是“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录制时间特意选在晚上,以机关刺激、关卡硬核为卖点,目的是让观众看到嘉宾的体能极限。

 
它像明星版的《智勇大冲关》和《奔跑吧》的结合,夜里在宁波的CBD中心区设立大约两公里长的赛道,明星在计时以及被素人追踪的情况下,争分夺秒闯关。


特别强调一下,这些负责追踪的素人并不是普通人,都是在体能大赛中获过奖的选手。 关卡有些是爬坡、



有些是徒手攀登垂直的绳索,

有些是变种的梅花桩。除了闯关,明星在关卡和关卡之间,都要跑着前进,图里跑步的是常驻嘉宾范丞丞。


最吓人的是最后一关,明星要徒手爬上70米高的大楼,


再从顶楼划悬空绳索到对面的高楼,这张图里滑索的是陈伟霆。


明星们观战时脸上紧张又惊恐的表情是演不出来的。


节目组对让明星冒险是什么态度呢?从一个细节可以看出来。 第二期,邹市明整个人被埋进了海洋球池子里,一开始还能露出头和手,大声呼救说“腿没知觉了”,


后来直接整个人消失了。


演播室的嘉宾都很焦急,陈伟霆呼吁要不要找工作人员去看一下,才有工作人员进去把邹市明捞出来。

 

简单恢复之后,邹市明一瘸一拐还是往赛道终点走,


这时候主持人华少没有劝邹市明检查、恢复,而是忙着上价值,夸他特别棒,坚持到底之类的,全然不提刚才的危险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得人太生气了。


这和观众对节目的爆料是吻合的,微博上有粉丝发说,第二期除了邹市明,还有同为奥运冠军体力应该很好的李小鹏,但一样受不了节目的强度。


CJ发出来的截图里也提到,毕雯珺、范丞丞都跑吐过,李振宁曾经被扛到救护车上去吸氧。高以翔并没有录制到最难的关卡,是在跑步前进的途中就晕倒了。
有新闻说,高以翔在出事前连续录节目17小时,朋友说几天前见他觉得他有些感冒。这类人再熬夜和做高强度运动,太容易出事了。

这不是浙江卫视的节目第一次出事。 2013年,释小龙的助理在跳水节目《中国星跳跃》现场溺水身亡。节目组给出的说法是,现场配备了救生员,但录节目的时候所有人关注点都在明星身上,没有注意到助理什么时候溺水的。这位助理是释小龙武术团队的成员,去世时才18岁,最终节目还是正常播出了,这件事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讨论。


18年3月,张杰在录制《王牌对王牌》的一个危险环节时缺氧晕倒,半边脸拍在凳子上。在场的粉丝爆料,大张伟怼节目组为什么把有安全有问题的游戏往台上搬,导播还笑了,大张伟接着又吐槽:“合着晕倒的不是你”。  


有相关工作的朋友说,杨颖有一次录《奔跑吧》受伤了,现场的医生来了之后竟然用针灸按摩帮她缓解,一直凑合到录完节目才送她去医院正经治疗。
17-18跨年演唱会,还出现过舞台上黑黢黢一个大洞的情况,粉丝都心惊怕偶像掉下去(舞台上表演的又是陈伟霆)。


当然录节目发生危险也不止浙江卫视一家。大家应该记得乐嘉在录《了不起的挑战》的时候伤到头和睾丸。
另外,江苏卫视做《非凡搭档》的时候,陈楚河也曾经因为护具脱落,膝盖直接着地,导致字韧带断裂及半月板损伤,还因此退出了正在拍摄的剧组。


节目当时对外声明也是说会尽最大努力。然而据陈楚河的团队说,医生是他们自己找的,康复师是同为节目嘉宾的王濛推荐的,节目组全程无作为。


甚至连最基本的保险和赔偿都迟迟落实不了,逼得陈楚河团队只能走法律途径打官司维权。



大家最近在热烈讨论996话题,其实很少人提的是,影视行业也是996重灾区。
在没出事之前,《追我吧》的幕后主创接受采访时,还骄傲地说他们的节目就是要让艺人拼搏、跌倒了还要继续坚持,否则就要被“干掉”。


《追我吧》的副总导演形容录这个节目的强度是“熬夜熬出新高度”。


要我说,这种无聊的游戏综艺既难看、无聊,又不能增进观众对艺人的了解,最热衷的观众恐怕也是看完就忘,何况制作者还不把参与者的命当命,实在不值得为它卖命。
以我有限的录节目和剧组探班经验,至少有一半以上对相关人员的折磨与时间损耗是毫无意义且可以避免的。
 首先是录播节目无限拖拉,把熬大夜当成敬业宣讲,其实如果安排紧凑根本不必熬夜。
录影棚某节目,嘉宾下午四点出发化妆,管饭,现场观众没有报酬,不管饭,中午一点出发,拖到夜里近十一点开录,录到第二天早上四五点,现场的座位是逼仄拥挤的,观众要挺直腰杆保持亢奋状态,工作强度不小,等于连续工作十六七个小时,很多大爷大妈,不出事是节目组幸运!
为什么要拖到这么晚?理由是演员们无法早起,要睡到早上十点之后,但晚上开录之前的那么长时间在干嘛?排练?搭景?布光?早干嘛去了?电视台工作人员习惯了熬夜,早年我见过最著名制作人的工作状态,录完开会到凌晨一两点,接着去泡吧,四点左右回家,八点开晨会,电视人是铁打的,但配合他们工作的人不是,这种熬是以健康寿命作为代价的,不值得提倡。
熬过大夜的人会知道,两点之后上床就等于熬整夜了,你会浑身酸痛,免疫力下降,上夜班和躺床上睡不着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后者是心焦,前者是难受。
韩庚在《这就是街舞》里吐槽过节目组,说录制安排在晚上7点才开始,好不容易录了一会,又要吃饭,一吃吃俩小时,然后再接着录能录到第二天早上八点,连续20个小时,易烊千玺和黄子韬都撑不住了。只是当时大家都还是调侃的态度。

 十年前录棚不是这样的,基本就是中午一两点开始,傍晚录完,不知道这些年是怎么形成傍晚开录,早晨结束的坏习惯。 我见过最不拖延的录棚是《我是歌手》,只录一个多小时,比实际播出还短,他们有大量的外采、休息室观察,这些可以同时进行,出来的效果你也不会觉得节目短促。


不成熟的节目组录六个小时只能选出三小时素材,这就是前期准备不够,没有对嘉宾做功课的缘故。三小时时长也完全没必要,控制在一个多小时不好吗?又不是春晚直播要等零点钟声。 这是真人秀的副作用之一,这类节目以劳累困顿逼出嘉宾的脾气和所谓真实状态为目标。宁静就在花少里抱怨时差没倒就要她们满街乱逛,用完成任务来压他们。


而那些任务往往是爬上某个景点等无聊要求,可以理解节目组花了大钱请明星,要把所有时间都利用上,但这种展示暴躁的度在哪里,观众会不会厌倦值得商榷。
最离谱的是不顾嘉宾安全,尝试危险动作,现场远比我们想得人多手杂,混乱无序。《爸爸去哪儿》有小孩子离水火很近的环节设置,看得我怒火万丈,不要说摄像在旁边,孩子一旦跌入水火,伤害就已经造成。我不懂这种操作会对收视有什么帮助,心咋就那么大呢?


电视剧组也一样,如果偶尔拍夜戏还能理解,但棚拍和白天的戏,统筹把无名演员安排在凌晨四点化妆,中午才轮到走位,晚上才正式拍,同样一场戏的大牌就可以下午来,第二天再把小演员安排在凌晨出门,为了保证不让大牌等,反正其他人的时间不值钱,这不是势利的阶级划分又是什么?大腕以外的人就不需要保持状态吗?对现场可能发生的意外做预判,把时间合理规划,完全是可以做到的,为什么不做?因为权力,有些小演员会不得不去贿赂统筹争取休息时间。 电视剧的注水化不但导致质量下跌,也使得抢明星档期时随意糟蹋其他人时间,这样不会带来高效,只会因为熬夜所有人都脾气巨差。
我只参加过两次影视熬大夜,两次都有咆哮,一次是导演用脏话骂小演员,一次是明星因为对手演员NG无法发泄,迁怒于剧务。这些怒气形成了恶性循环,使工作更为拖沓,如果所有人都是时薪,如果有工会牵制,会不会非人的连轴转能有好转?我不知道。 我就知道我自己从不熬夜写稿,宁可早上早点起效率更高,绝大部分人在后半夜脑力体力都会停滞,所有设定在半夜和拖到半夜的节目都愚蠢至极,自己拖延只是慢性自杀,拖延他人等于谋杀。 包括那些鼓吹996的老板及其走狗们。


作为劳动者,千万别觉得996是权宜之计,只要钱给到了就行。也别因为靠996得到老板的垂青而沾沾自喜。那些熬20个小时录节目的艺人、幕后的编导、剪辑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行业不景气,我们拼一拼,可是拼的尽头在哪儿呢?



哪怕被逼不得已要996,至少不要出声支持,不要为精神资本家为老板们洗地电视业早做到了007的血汗工厂模式,结果你们也看到了,所有不以人为本的包身工制度都没有道理,也不值得粉饰,人类并不会因为对个体的压榨而飞升。

()
分享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