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石塔快乐小站

首页 > 八卦精 > 【Mirror专访】涂松岩:“出走”三年,归来依旧纯粹

【Mirror专访】涂松岩:“出走”三年,归来依旧纯粹

文|小料

浮躁的娱乐圈之中,涂松岩显得特别从容淡定。

采访中,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还好吧”,你希望从他身上挖掘一些作为演员的野心,或是各行各业都存在的所谓“中年焦虑”,他总是慢悠悠地应道:“还好吧。”

出道20余年,涂松岩已过不惑之年,但他的“不惑”,贯穿他的少年到青年,再到如今中年。

2006年出演电视剧《双面胶》,涂松岩被大众所熟知,他在里面饰演夹在婆媳中间的“夹板男”,后来他出演了一系列类似角色,《双城生活》《宝贝战争》《离婚协议》,“夹板男”的标签一路跟随他多年。

2015年—2018年,正是影视行业最如火如荼的三年。而这三年,涂松岩选择“半息影”,放弃了大部分工作机会,专心在家陪儿子走过人生的最初三年,直到儿子现在上幼儿园了,他才将天平倾向事业。

涂松岩与儿子涂一乐

“失去很多好的剧本和角色,不后悔吗?”

“还好吧,什么年龄演什么角色嘛,少年演少年,青年演青年,老年演老年。”

有失必有得,涂松岩从来不把自己归入娱乐圈的行列,在他的描述中,演员就跟普通人打卡上下班一样。不管曝光度如何,他总能找到自己的状态,这也源于他作为职业演员的底气。

”我自信我是职业演员,只要塑造的角色立起来,观众就会认可。”涂松岩说。

 

“临时抱佛脚”考上中戏,

“误打误撞”没选错行

 


看过《喜剧之王》,总以为每个人的演艺圈之路,都有一把辛酸泪。但涂松岩的入行之路,却显得异常顺利。中学时期,他就被选中出演了人生第一部电视剧,与赵有亮老师在剧中扮演父子,用涂松岩的话说,当时完全是懵的状态,纯粹玩票。一直到高中,涂松岩的理想都是考上外经贸大学。偶然的一次机会,他参加了奥运先生/小姐风采大赛和香港英皇金融杯歌唱比赛,比赛也是觉得好玩。比赛中,中央戏剧学院的评委老师建议他考中戏表演系,涂松岩心想反正艺术专业是提前批,也不影响自己接下来考外经贸,那就试试吧。1993年参加奥运风采先生/小姐风采大赛,涂松岩获得季军前后也就准备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临时找了舞蹈老师突击一段舞蹈,又准备了一段朗诵,就这么进入了中戏考场。临时抱佛脚,就考上了,“可能老天爷赏饭吃,真是什么都不懂。”但有时候,学习表演就是需要这样一张白纸吧!涂松岩中学时期一张白纸有无限种塑造可能,这也让涂松岩在表演上创造力十足,并且没有太多的局限。著名导演曹盾曾跟涂松岩在交流中说道,“涂涂你是一个特别好的演员,这不是我说的,这是我妈说的。她说你在接对手的戏时,状态是游刃有余的,你不是在演自己,你是在演这场戏,无论对手怎么样,你都可以接上戏,圆回去,所以,你是一个好演员。”“你是一个好演员”,在曹盾之前,涂松岩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在中戏念大一时,班主任黄老师告诉当时有些犹豫迷茫的涂松岩,“不要怀疑自己,我们选你来,自然是你有这方面的潜质,你要相信自己会是一个好演员。”虽然进入中戏的过程很顺利,但刚上大一的时候,涂松岩特别不适应,完全进入不了状态,很多演员的基础训练,包括解放天性等完全投入不了。看着身边同学紧跟着教学节奏,涂松岩又懵又焦灼,连深居北京胡同的中戏校园,也让他感觉落差很大,“全国最高艺术学府,怎么这么小,还没我中学校园大。”20年前和20年后,涂松岩与同班同学中戏校园合影涂松岩想象的大学校园,大草坪大操场大集体教室,骑着自行车穿梭,这样的场景,并没有在中戏校园中实现。自信是通过老师的鼓励,以及在校园中的一次次演出,逐步建立起来的。在校园中,大家没有过多的功利心,一切反应都是真实的。当你在校园里的公演和小品片段,获得大家的认可和掌声时,那种真实的成就感油然而生。渐渐从大二开始,涂松岩逐渐自信起来,也慢慢挖掘出自己身上的很多潜质,让他自信演员这条道路,自己没有选错。 

理性控制下的感性释放,

好演员的的表演要有分寸感

 


一位网友这么评价涂松岩,演技不错,应该会成为影视圈的长青树,一直演到老的那种。这话一点没错,而这源自他对于演员这份职业的态度。“不会觉得更红才能接到更多好的角色吗?”“谁都会这么想,但是不是你想就能做到,因为这是一个特别综合的事情。从业20年了,你要知道行业里很多事情,作为演员,你没法左右,你可以左右的是,你拿到的一些角色,以及你可以完成的一些东西。至于你能走到多高的位置,真的是一个特别综合的事情。”在大家的印象中,演员应该是感性的,他们往往非常情绪化。但涂松岩,总是异常的理性。他总能跳出事情本身,“旁观者清”式的看待一切事物,不争不抢、不骄不躁,按部就班地走着“升职加薪”的职场路,稳扎稳打,冷静得像个圈外人。在他看来,真正的好演员是理性控制下的感性释放,“我看待问题和分析角色,都会跳出来思考,这中间就会有一个转换的过程。但这种过程一旦完成的时候,你的理性是有助于你的表演的,对你表演的分寸感控制有很大帮助。”表演的分寸感,涂松岩拿捏得非常好。这也是他能够在配音、话剧、舞台以及影视剧每个领域中,都能够恰如其分的原因。除了演戏,涂松岩还是国家话剧院的演员,每年都有一定量的话剧作品演出,最近正在排练的话剧《人间烟火》也即将进行公演。另外,他还是梁朝伟、张学友、黎明的国语配音,在今年的配音综艺《声临其境2》中,获得一众称赞。涂松岩出演话剧《人间烟火》在不同的平台,对演员的表演方式有不同的要求。比如在舞台上跟在镜头前,就非常不一样。镜头前的一个眼部特写,你可能只需要眨一眨眼睛,就能表现出人物的情绪。但在舞台上,你的很多表达,台下的观众并不能捕捉得到。所以,演员的分寸感很重要,“无论是话剧还是影视剧,表演都是相通的,首先你要发自内心去感受角色和作品。作为职业演员,你要把不同的表演分寸在不同的平台做一个分区。”无论在什么平台,涂松岩对于角色的偏好并没有给自己设定边框,一切从角色出发,只要角色打动自己,便愿意去塑造。至于此前很多年的“夹板男”标签,涂松岩表示并不介意被贴标签,这是观众的选择和自由,也是他们对自己在这方面的认可。但是涂松岩并不希望框定自己,作为演员,他希望塑造各种角色,只要是有色彩、有创造空间、打动自己的角色,都愿意尝试。今年的热播电视剧《带着爸爸去留学》中,涂松岩饰演的武翰祥一角引起众多争议,尤其他的“散养式”教育方式,引来观众诸多质疑,这个角色的人设,并不那么讨喜。“武翰祥为什么打动你?”“因为他的瑕疵。”之所以接下这个有争议的角色,涂松岩表示,武翰祥的确很多人认为他不好,他对孩子教育不周,但其实生活中很大一部分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就是选择这样教育的,而这部戏就是希望把这些问题抛出来,“并不是要解答这些问题,而是提出来,让观众去评判。这种比较真实有代表性的角色表达,是我想传达给观众的。我不怕观众去骂,这本身就是社会问题,存在就是有意义的。” 

做好一切心理准备,

“半息影”三年当“全职奶爸”

 


2015年—2018年,影视行业的黄金发展期,大IP、流量、大制作……都在这期间漫天横飞,市场也经历了极其跌宕起伏的三年。而这三年,涂松岩“半息影”了,80%的精力投入到家庭,只留20%在工作上,在家当起了“全职奶爸”,陪产、剪脐带、喂奶、换纸尿裤、拍嗝……尽自己所有陪伴儿子,微博里的涂松岩,俨然“晒娃狂魔”,他说,“看着儿子,整个人都软化了。”涂松岩镜头中的儿子演艺圈更迭速度飞快,男演员们不敢落后,女演员们压力更大,像涂松岩这样主动放慢步伐的,少之又少。“做这个决定压力大吗?”“还好吧,因为我是做好了思想准备,当初要完宝宝之后,就想花更多时间来陪,工作和生活不可能真正平衡,一定要舍弃一方。我做好了舍弃工作的准备,工作量的减少、曝光率的减少、知名度的减少,都是我意料之中,所以在心态上我是能够接受的。”三年之后,重新回到表演事业上来,涂松岩也感受到了行业的巨大变化。表演的平台更加丰富,移动互联网更加深入,可能用手机观看的观众,远比坐在电视机前的要多。这也给演员带来新的考验,如何注重新的传媒手段,需要进行思考。从前,涂松岩很少参加综艺,去年在《我就是演员》的综艺首秀,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荣誉和口碑双丰收。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涂松岩仿佛回到中戏校园,同样的舞台,同样的小品作业,同样的排练流程,一切就像一场机缘。从“演员的诞生”到“我就是演员”,也正是涂松岩的深切感受,“节目本身的宗旨是让大众了解演员的创作过程,也是我们当初上中戏的学习过程,非常类似。”决赛那天,涂松岩分别与王阳和韩雪排演了经典剧目《大宅门》和《霸王别姬》的片段,两场演出,一场爆发力十足,一场豪情悲壮,在决赛的舞台上,堪称“神仙打架”。“《我就是演员》有没有带给你在演技上新的提升?”“谁也不会有,谁也不会参加几期节目就突飞猛进,那这演戏也太简单了。你塑造角色,去完善你的表演,是一辈子的事情。”涂松岩的回答,有时候出人意料,他并不按套路出牌。的确,上上综艺就提升演技,说得也太简单了。不过,涂松岩强调,能在这么短时间里,获得这么多业界大师的指点和建议,这个机会是非常难得的,他们对于表演的敬畏心,包括工作上认真专业又无私的态度,让自己受益良多。《我就是演员》的决赛现场,涂松岩的妻子和儿子在观众席为他助威。镜头前,儿子涂一乐腼腆地拿着话筒说:“爸爸,加油!”样子可爱极了,舞台上穿着项羽铠甲,一身英雄硬朗装扮的涂松岩,瞬间眼神就柔软下来,痴痴看着儿子笑得合不拢嘴。儿子叫涂一乐,涂一乐,图一乐,人生在世走一遭,做演员也好,工薪阶层也罢,红也好,不红也罢,一切不都是为了图一乐呵嘛! 

对话涂松岩

 


影视Mirror:在中戏的四年大学生涯,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么?涂松岩:就是排练,我们班排练在前后几年是交作业最多的班级。比如我们在学校煤堆里排练,刚开始排练还很多煤,但是冬天要烧煤,等到真正交作业的时候,煤就剩下一半了。所以有时候就会出现这种尴尬的事情,我们也会调整我们的戏和节奏。好多这种小细节,特别逗,都印象蛮深刻的。 影视Mirror:怎么评价自己刚开始接演的前两部戏?涂松岩:没法评价,我已经不想回顾了。表演细节不想再说了,但记得特别清楚的是,刚毕业嘛,觉得剧组特别好,盒饭特别香。可能前后也就在剧组一个月的时间,吃胖了不少。那时候不懂控制,不像现在的孩子,特别注意自己的形象。影视Mirror:涂一乐这个名字,据说是徐峥和陶虹起的,当时是什么情况?是灵机一动想出的名字,还是商量出来的?涂松岩:因为当时跟陶虹生孩子在同一个医院,陶虹本来是想把“一乐”这个名字给自己的孩子,但是徐一乐、徐一乐,叫起来不那么顺口。她就想到我妻子也怀孕,就打电话说,‘听说你怀了,我这有一个名字挺好的,你参考下’,我一听确实觉得挺好,就叫涂一乐了。“影视Mirror:你是一位怎么样的父亲?是唱白脸还是唱红脸的?涂松岩:我都唱过,我属于严父类的吧,看跟谁比了,至少在我们家,涂一乐是怕我的,不怕他妈妈和姥姥。但跟很多家庭来比,我还算一个慈父,我没打过他,可能就是语言上会严厉,但没动过手。影视Mirror:之前的采访你说,如果有了女儿,就直接退休了,真的这么考虑的吗?涂松岩:这个只是一种比喻,因为有了这么一个男孩,我就花了这么大心思,如果再有了一个小棉袄,那不得更花心思了,更软化了。影视Mirror:那有要二胎的计划吗?涂松岩:这个随缘吧!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张雪迎:期待、享受、满足,在表演的世界里舞蹈

为什么你的抖音号始终无法变现?


《乐队的夏天》:“解药”还是“毒药”?


END



合作交流



商务合作|约稿转载

微信:hanyingnan123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