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石塔快乐小站

首页 > 八卦精 > 她无法自救

她无法自救

李胜利夜店案不断波及更多韩国明星,而陈年旧事的张紫妍自杀案再一次被推上新闻头条,今天韩国总统已经发话要彻查了。


张紫妍2009年自杀,年仅29岁。其“遗书”显示,她被迫为各路高层提供性招待,不堪其辱,而选择自我了结。


多年来,张紫妍案反复调查又反复没有结果。今年这个案子似乎迎来了最大的转机。


张紫妍案的关键证人尹智吴,3月初开始为张紫妍公开发声,警方已对她进行保护。


这位关键证人尹智吴最近也在社交网络上呼吁其他艺人为张紫妍说话。


跟张紫妍共同出演韩版《花样男子》的女艺人具惠善昨天在Instagram上发了一张剧照,配文:“往我手里塞满暖宝宝的姐姐,遗憾一张合照都没有的姐姐,在天上好好休息吧。”下图中三个女配角左一为张紫妍。


张紫妍的代表角色是韩版《流星花园》里“真善美”组合的Sunny,剧中看起来很不好惹,但她的真实人生跟戏剧形象也差太多了。


崔真实也比较命苦,为了婚姻退隐却遭到丈夫家暴。离奇的是她死后,其前夫、弟弟、经纪人全都被抑郁症困扰而自杀。


所以警方过去分明是拿到了很严重的指控,但只对经纪公司老板和经纪人判了缓刑。而调查记录中出现其他大人物呢?安然无恙。警方虽然是对大人物们进行了调查,但最后还是全部都放走了。


开头提到的证人尹智吾,这些年来在推动事件的调查,但是警方的态度实在让她感觉害怕。


她今年出书《13次证言》回顾张紫妍案十年,透露自己曾为了张紫妍自杀案13次作证,但每一次作证都能感受到警方的怠倦气氛,警方还曾以各种形式对她施加压力,经常半夜把她叫去,到今天她都没有受到人身保护,而是自己寻找着自我保护的方法。


《PD手册》等韩媒也公布了个别涉案人士身份。


《PD手册》称,曾强迫张紫妍坐在膝盖、对她进行猥亵的,是曾在《朝鲜日报》担任记者的赵熙千,因为其妻子是检察官,所以当初顺利躲过了警察的调查。


《PD手册》节目组直接找到了赵熙千,问以上事情是否属实。


但赵熙千的表现得很不以为意,拿出了手机反拍了节目组的人,表示“以后法院见”。


《PD手册》指,曾经让张紫妍停止电视剧拍摄到泰国陪打高尔夫的则是《我人生的黄金期》等剧的PD郑世浩。


郑世浩面对节目组采访时表示,自己确实曾和张紫妍在泰国打过高尔夫,但是并没有陪酒陪睡行为。


韩国真露酒业的会长朴文德被指曾在2008年与张紫妍一起前往菲律宾并乘坐同一架航班回国。警察还曾发现朴文德曾给过张紫妍1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9万元),但朴文德当时对此的解释是:这是给张紫妍的紫菜卷饭钱。


韩国朝鲜日报社社长的二儿子,朝鲜日报代表理事兼专务方正五被指是让张紫妍在其母亲忌日也被拉去陪酒的当事人。


方正五曾就张紫妍案件接受过警方的调查,但是在审案的记录上却没有审讯警察的名字。


另外KBS电视台《News 9》还发现,朝鲜日报社长方尚勋的弟弟方勇勋正是聚会的策划人。


记者就问警方为何未对方勇勋采取任何措施。警方的回应是,谁是聚会的策划人与谁强迫张紫妍陪酒陪睡没有直接关系。


涉案人员的真实身份公布后,记者对于他们的追问、网民对于他们的讨伐,检方对于他们的调查也曾轰轰烈烈的展开,但始终是雷声大雨点小。


最后居然是因为公诉期于到期了,检方表示涉案的人太多,取证困难,而没有能成功翻案。


——又,不了了之了。


今天D社发出的最新证据,涉及2014年被卷入案中的李美淑。


上文说过,经纪公司老板金成勋曾表示,李美淑和经纪人刘某曾诱骗张紫妍写下了被金成勋强迫进行性招待的虚假指控书,想以此要挟金某、打赢李美淑的解约官司官司。


今天,D社给出的一组证据显示,张紫妍在自杀前确实曾到刘某那边去写下了指控书。


张紫妍在自杀前一周,连续见了刘某3天。她的心情并没有很压抑,因为在电梯的监控录像中,警察还发现张紫妍露出过笑容。


(截图via@奋斗在韩国)


在跟信任的朋友对话中,张紫妍很开心地表示,经纪人刘某对她承诺,只要写下指控书,就可以安全地和the contents解约、全身而退。


张紫妍以为自己幸运的得到了刘某和李美淑的帮助,但最后发现自己只是被用来牵制老板金成勋的一张牌。而她写的文件还在他人手上。


因此有人猜测,这些压力才是她最终自杀的原因。



十年来,爆料不断、证据不断,甚至连具体人名都曝光了,但总是以不了了之结束。


——————————


张紫妍案件影响巨大,也产生了下面这些事情。


就在张紫妍去世后的2013年,韩国拍摄了一部叫做《玩物》的电影,原型就是张紫妍自杀事件。但这部题材抓人眼球的电影评分却并不高。


我看了这部电影,水准有限才导致了低分。另一方面也对展示视角有点意见。片中着意展示了女性受害者被凌辱时的镜头,有完全没有必要的裸露戏份。以真实悲剧为原型的电影,何以还要拍摄这些镜头呢?


张紫妍死后,中文新闻中会出现一个名为“朴一泽”的“张紫妍男友”。标题都写成这样了:男友帮赎身救不回悲痛欲绝。


报道中所谓的“张紫妍男友”叫朴一泽。


2011年8月,网上有新闻称,朴一泽在北京时被不明人士带走。


结果他解释那是自己新歌MV画面???

媒体还发布了这样的消息


2011年出现了这种新闻稿:自杀女星绯闻男友朴一泽首度亮相电视节目,剖析韩国潜规则??


搜了一下这个人的资料,是中国人啊。


一脸问号的我们去搜索了韩网报道,仅有的关于朴一泽的内容,都是根据中文报道翻译的。也就是说,先有中文报道,再被搬运去韩网的。


2014年,这位朴一泽主动在微博上说,自己不是张紫妍前男友,跟张紫妍不认识,是“你们都误会了”。



无话可说。


————————


多个证据都能拼出张紫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虐待。她有没有为自己求救过呢?


是有的,她去警局报案,但是被羞辱了。她跟经纪人、李美淑反复交涉时,脸上是带了一些笑容的。也许那时候她以为自己有救了。



但还是没有人帮她。


很多网络爆文认为,有钱、有事业、有地位的女性自保能力比较强,更不容易被欺负。可是张紫妍出生在优渥的家庭,也有自己的演艺事业、小有名气,作为公众人物看起来是有更多话语权的,但她甚至找不到自救的方法。


回想起很多过往线索,也能看出来,在韩国,把女性当玩物的思想深入人心。


2010年调查显示,女艺人中有45.3%曾被要求陪酒、有62.8%曾被要求性接待。


拒绝这些要求的女艺人中,大约有一半会蒙受事业和经济上的损失。



各行各业都在歧视女性。谈恋爱的韩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里就有办公室里习惯性的陪酒文化,女员工要给男性斟酒、服务,忍受揩油。


韩国男性有相当比例认为“女权”是个负面词汇。


一位女艺人red velvet的Irene因为读了了女性主义作品《82年的金智英》,就被厌恶女权的男粉丝抵制了。



前几天很轰动的李胜利及后续事件中,不管是性招待还是偷拍,男艺人的聊天截图中都显示他们根本不把女性当人看。


我们上周写了韩网猜测女受害者是哪位女艺人,没想到更严重的后续是,在韩国,偷拍视频竟然可以通过蓝牙分享,二次伤害就这样发生了。当女性震惊于偷拍蔓延、偷拍迷奸者手段猥琐时,还有这么多人在兴高采烈地传播视频。


韩国大学教授会在课堂上说想找郑俊英视频没找到很可惜。



“张紫妍怎么这么惨,简直不可思议。”


可是这些事情加一起,你可以理解,她为什么这么惨了吗?她还有什么方法能自救吗?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给你严肃的八卦

想要复习以前的推送,直接点这里就好~

↓↓↓

()
分享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